打造本地化专业信息门户网站
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推荐:
广告
·当前位置:主页 > 乌海热线 > 教育 > 正文

数据显示 2019教育公司上市潮比想象中热一些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1-01 14:43

  “2019年是内地教育企业的寒冬“、“2019年上市潮不再”……在不少媒体的报道中,2019年的二级市场教育板块情况并不乐观。但这一仅凭“感觉”得出的结论靠谱吗?

  新京报记者据公开资料统计,今年共有13家国内教育公司成功上市,与2018年持平。此外,今年已上市企业中,仅有3家当前股价低于发行价,其他公司均有大幅增长,甚至有公司涨幅高达188%。

  有分析师称,2019年二级市场教育板块表现好于2018年是毋庸置疑的。明年大概率还是会持续向好,尤其一些受政策影响较小的赛道,如k12、职业教育等。

  同时也有观点认为,受到前几年行业疯狂烧钱的影响,教育产业实现一定规模的收益比较难,今年表现相对偏冷。

  13家上市、4家失利、13家在排队

  新京报记者据公开资料统计,2019年共有30家教育公司谋求上市,其中包含今年首次提交招股书,以及往年提交但今年仍在IPO进程中的企业。其中,13家公司成功上市,4家招股书已失效,剩余13家仍在进程中。

  2019年共有13家教育类公司首次提交招股书,而2018年这一数量为23家。另有5家教育公司于2017年/2018年首次提交招股书,但由于数据过期于2019年再次递交。

  2019年,共有13家教育公司成功上市,占今年IPO公司总数的比例约为43%。与2018年相比,成功上市的公司总数量相同。

  观察数据可知,港股对于国内教育公司依然有着较高吸引力。今年成功上市的13家公司中,港股占10家,比去年多2家,另有4家企业仍在谋求港股上市进程中。

  

  从业务类型上看,今年谋求上市的30家公司中,职业教育公司最多,多达10家;民办高等教育公司依然是教育类上市公司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延续去年的强劲势头,数量为6家;在线教育公司共有4家。与去年相比,职业教育企业异军突起,超越了民办高等教育,占据2019年全部IPO公司的三分之一。

 

  但并非所有公司都能够幸运地顺利上市。仍在等待的13家公司中,多家已因招股书失效再度更新。其中包括见知教育,最早在去年10月就提交了招股书,于今年5月再次递表;建桥教育首次于今年1月提交招股书,今年8月再次提交。这两家公司目前仍未通过港股聆讯。

  还有4家公司上市进展情况可能更糟。国元证券分析师易永坚认为,这4家公司没有进展的原因跟大环境没有关系,而是和不同赛道的政策和企业自身的具体情况有关。

  先是益达教育,最早2018年3月就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2018年11月更新招股书,两次均无功而返,随后未再申请,目前已被港交所列入“失效”名单。

  还有2018年8月份提交招股书的尚德启智教育,今年2月剔除幼儿园资产后再次递表,然而今年8再次失效,随后未再递交。一位不愿具名的教育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上海k12学校尚德启智教育的IPO没有进展,与没有律所能够出具合规函、法律意见有关,因为过不了政策关。莲外教育也是类似的情况。去年10月提交招股书后迟迟不见音讯,目前也已失效。

  还有曾经备受关注的“明星”企业沪江。沪江教育在通过上市聆讯后投资者路演不太顺利、市场反应不如预期,最终上市“梦碎”。而沪江上市折戟后的“蝴蝶效应”仍在继续。

  

  在线教育独角兽上市折戟之后

 

  2018年7月,沪江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赴港上市。11月23日,沪江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但之后却没有进一步的上市进程披露。

  2019年3月,沪江裁员及对赌上市失败的消息在网上流传开来,对此,沪江发表声明称,裁员及对赌上市失败的谣言严重失实。同时,上市还在进行中,“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资本市场发生了巨大震荡,影响了香港市场新股发行工作,公司会根据国内外资本市场情况,选择合适的IPO发行时间。”

  更新招股书六个月后,沪江的上市仍未有结果。对此,沪江表示,港股上市计划确有所调整,暂停上市系主动之举。

  “沪江之所以没上市,可能还是因为自身业绩不过硬。”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分析师表示,虽然港交所对是否盈利没有要求,但它不是毫无门槛的。“营收、增速、规模都需要达到一定条件。更何况沪江面临着对赌,如果能上市,它也一定会强行闯关上市。即便是通过聆讯,路演时也需要有足够的基石投资人和相关机构,沪江上市失败,也许还是路演不成功,没有人认购。”

  “主动选择不上市没有任何好处,”证券分析师李超(化名)指出,沪江连续三年亏损扩大,输血能力其实已经引起外界质疑。

  2018年11月,沪江提交的聆讯后更新版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沪江的亏损额分别为2.8亿元、4.2亿元、5.4亿元,负经营现金流分别为1.2亿元、2.7亿元、4.3亿元。

  虽然沪江并不承认曾做过上市对赌,但皖新传媒的公告还是露出了蛛丝马迹。2015年10月,皖新传媒发布公告称,与沪江签署《投资合作协议》,投资金额为1亿元,认购26.67万股,双方约定了回购条款:除不可抗力之外(包含且不限于国家政策及上市排队因素),如沪江未能按时在2018年底前完成上市发行(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战略新兴板),沪江需以回购价格对投资者持有的股份进行回购,价格为投资金额加上按年息10%复利计算的利息之和。

  如今看来,这一回购条款已经被触发。今年7月,皖新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在2018年曾通过购买优学宝理财产品的方式,向沪江发放了1亿元应收账款融资款。根据协议,沪江教育应于2019年6月30日前向公司履行回购清偿义务。沪江教育实际控制人伏彩瑞承诺为沪江教育回购保理资产及权益提供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11月,皖新传媒发布公告称,“优学宝”理财产品仍存在逾期尚未收回本金。公司将继续督促沪江教育尽快履行回购义务。

  面临窘境的沪江,在11月发生了多项工商变更记录。据天眼查显示,目前法定代表人已经由伏彩瑞变更为宋相伟,董事长兼CEO一职也不再由伏彩瑞担任,而是同样由宋相伟担任。

  上述分析师告诉记者,“教育这种轻资产企业,本来就对管理层和人员依赖性比较大,如果管理层人员发生比较大的动荡,想独善其身是比较难的。”

  目前港交所官网上,沪江的招股书资料已显示为失效状态。作为曾经的在线教育独角兽,沪江正经历着一个难挨的冬天。

  5家公司当前股价涨幅超50%

  而已经上市的13家教育公司中,有6家公司上市首日即破发,除去美股借壳上市的ACG,首日破发公司数量占比达50%。

  例如,网易有道上市当日收盘价较发行价跌超26%;华立大学教育开盘首日最高跌幅超过17%;银杏教育是2019年第一家上市教育公司,首日收盘较发行价下跌6.25%。东方教育、跟谁学、向中国际也未能在上市首日守住发行价。

  

  但从股价涨跌情况看,2019年教育公司股价情况比2018年要乐观许多。据12月12日数据,13家已上市教育公司的股价与发行价相比较,仅有3家公司为下跌,跌幅最大的为向中国际,跌幅达63.3%;华立大学教育跌幅为20.2%;网易有道跌幅为10.7%。

 

  其他10家公司股价较发行价均有不同程度上涨。涨幅最大的为思考乐教育,涨幅高达188%;其他为新东方在线,涨幅高达95.1%;跟谁学股价涨幅为86.4%。另外,中国科培教育、中汇集团涨幅也超过50%,东方教育、银杏教育涨幅超过30%。

  易永坚分析称,今年表现最明显的如高教板块,今年整体上涨,希望教育涨了66%,新华教育涨了31%。另外,教培行业也比较“猛”,“因为政策越多、门槛越高,龙头的效应就越明显。”

  而截至2018年末,12支2018年上市的股票中,仅有一家股价高于发行价,其余11只股价均低于发行价,占比90%以上。其中,下跌超过50%的公司共3家,下跌超过20%的公司有9家。股价下跌最为惨重的公司为尚德机构,相较于发行价跌幅近80%。

  部分老牌上市企业爆冷

  那些已经上市的老牌企业,如今怎么样了?

  上市五年的老牌职业教育机构达内,却在2019年面临退市的危机。

  达内于2014年登陆美股。上市之后,为拓展业务,达内推出少儿编程品牌童程童美,将用户群体由成人延伸至少儿。业务延伸的背后,是成人业务在为大力扩张的少儿业务“买单”,仅在2018年一年时间内,达内的童程童美就增加了100多个学习中心,12个成人学习中心则被关停或合并。而当年的四个季度,达内业绩出现了连续亏损。

  除了少儿编程业务,达内还探索了K12课外培训业务,来突破原生业务的局限。据媒体报道,达内的K12品牌“达内重点教育”成立于2017年。在低调地运营了两年后,该品牌却传出业务规模或将缩减的消息。

  整个2018年,达内净亏损达5.978亿元。2019年初,达内内部定下了要在今年6月30日前扭亏为盈的目标。但在4月,审计委员会开始进行独立调查,调查包括与公司收入确认有关的问题。

  11月1日,达内公布了公司独立调查结果,结果显示,公司2014、2015、2016和2017财年的报告收入及先前宣布的2018年每个季度及全年的未经审计收入都是不准确的。造成错误陈述的原因包括故意夸大收入、学生学费的过早确认等;同时,审计委员会发现了部分应收款项或坏账收取不当费用的情况,某些开支没有适当的文件支持,还存在违背公司政策向第三方提供资金或者其他利益的迹象。

  审计委员会还发现,公司与公司员工或其家人存在关联的组织进行了业务往来,但某些情况下,并未进行适当披露。此外,公司财务报表的外部审计在某些时期受到了公司某些员工的干扰。

  达内管理团队预期,2014至2018财政年度的收入错报总额约9亿元,约占公司此前报告的该时期总收入的11.5%。而该数据仅仅是管理团队的估算,实际的收入错报金额甚至会更高。此外,达内仍拖欠2018年度报告,除非公司及时向纳斯达克请求听证,否则将被美股退市。

  11月26日,达内宣布收到纳斯达克的书面通知,通知表示由于公司最近30个连续工作日的收盘价低于1美元/股,不再符合纳斯达克的上市规则中对于最低竞标价格的要求。而重新获得交易的宽限时间为180天,即直到2020年5月25日。达内在公告中称,如果在宽限期内,至少连续十个工作日收盘价高于1美元/股,公司可以解决这一缺陷。

  达内能否解除退市危机?还需进一步观察。12月3日,达内发布公告称,公司解雇了包括副总裁在内的多位员工。

  “教育产业与影视行业很像,造假成本很低,但造假带来的可能性收益却很大,”大同证券分析师张诚告诉记者,例如一些教育公司可能会人为地刷学生数量,但这是无法直接去验证真伪的。

  分析师:今年好于去年毋庸置疑

  与新《民促法》的出台有关,国内教育企业的第一波上市浪潮出现在2017年。十余家教育公司在美股和港股成功上市,并有多家教育公司出现在港股IPO排队名单中,可用“扎堆”形容。

  2018年,这一浪潮来得更为汹涌。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在市场整体环境及政策因素下,不少公司有“抢上市”心态。

  在不少媒体的报道中,“2019年是内地教育企业的寒冬““2019年上市潮不再”。然而统计数据告诉我们,这一仅凭“感觉”得出的结论可能并不靠谱。

  从数据中可以看到,除了今年首次提交招股书的企业数量较去年少10家外,上市公司数量并不少于去年,上市公司股价情况也好于去年。

  “今年肯定比去年好,这是毋庸置疑的。”易永坚告诉新京报记者,2018 年8 月10 日,司法部在网站上发布教育部提请国务院审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简称“《送审稿》”),并公开征求意见,对整个市场有很大冲击,甚至有K12学校跌了一半。

  张诚则表示,今年股市并不冷,尤其是一些核心资产、大消费类产业表现很好,“但整个教育产业比较冷,因为前几年企业都在大烧钱。此外,教育产业赚钱也很难,很多明星老师赚到钱了,但公司都没有赚到钱。”

  但送审之后草案尚未公布。在易永坚看来,慢慢地市场开始消化、遗忘,并对市场进行筛选,一些“受送审稿”影响较小的赛道得到一定修复,估值重新上抬。例如培训、职教、高等教育(可以选择登记为营利性)等。

  此外,2018年很多高校去香港上市,担心民促法出来之后更严格,所以会趁没有出来之前赶紧上,这就是所谓的“窗口期”。现在民促法仍然没有落地,不少企业或仍持有这种心态,希望抢在政策出来之前上市,例如中汇集团、辰林教育等。

  “明年大概率还是会持续向好。”易永坚称,除非民促法落地出台一些条款对学校有一波打击,但目前看没有太大变化,起码职教、k12板块会比较“稳”。“不管是顺周期也好,逆周期也好,教育都是一个刚性需求行业,所以企业只要起码能够合法合规,目前还是符合很多投资人需求的。”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广告
广告